强大的循环经济需要高效可持续的生产

​日益高效的交付和可持续的生产流程是芬宝运营的重要驱动力。实施这些先进的纸浆生产技术对循环经济和生物经济生态系统都具有重要的效益。芬宝最高水准的艾内科斯基生物制品厂是高效可持续生产的典范。

2018 年 11 月 文:DAN RIDER 图:芬林集团
这是三篇讨论芬宝如何在营运中实现循环经济的第二篇,我们将转向可持续和循环生产方法的主题。生产中的循环可以视为对生产生态系统中更先进的过程和资源效率的追求。此外,它的实施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进程,其目标是实现一个可完全回收、可重复利用的资源循环。 

从本质上讲,芬宝的业务以循环为基础。产品的制造和使用都是为了尽量减少浪费、制造最佳的循环性能,并保持其价值。例如,芬宝的纸浆是一种新鲜纤维,用于许多客户的产品中。产品是可回收的,在许多情况下,用于生产这些产品的纤维在其生物质最终被焚烧以产生可再生能源,或存储在书籍、杂志和某些包装等产品之前,可重复使用高达七次。此外,芬宝利用生产副产品的比例很高,位于艾内科斯基的生物制品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总而言之,这些高效的生态流程和综合价值链让芬宝可以在工厂的整个生态系统中尽可能高效地使用制浆木材。

Äänekoski bioproduct mill is a great example of utilisation of production side stream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

让复杂变简单

就循环经济的工作定义而言,艾内科斯基生物制品厂副总裁 Ilkka Poikolainen 说:“循环经济是建立在原材料和生产副产品的高效资源利用之上的。循环经济的理念在工业生态系统中得到了最好的应用,因为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有生产不同终端产品的行为者。” 

全球第一家新一代生物制品厂于 2017 年 8 月开始营运,其为北半球最大的木材加工厂。 

“新工厂被称为生物制品厂,因为它除了生产纸浆,还生产各种其他生物产品,”Poikolainen 解释说,“与传统的纸浆厂相比,它还能产生更多的生物能源,并且不使用化石燃料。因此,它不会引起任何的二氧化碳排放。这座现代化工厂,目前在材料和资源效率方面都被认为是世界领先。它的目标是利用100%的原材料和生产副产品生产生物产品和生物能源。”

Äänekoski bioproduct mill is a great example of utilisation of production side stream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y

两种经济体

虽然这两个术语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当今社会,但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两种“经济体”(循环经济和生物经济)之间的差异令人困惑。 

以下说明可能有助于更好地理解这些经济体在纸浆生产和使用方面的含义。循环经济加强了生产过程的生态效率、材料的利用和可再生能源的碳利用,以取代不可再生化石能源中额外碳的利用。反之,生物经济有效利用可再生能源和副产品,以回收那些取代化石材料使用的可再生生物产品。效率还意味着副产品即便不适用于产品,也可用于生产可再生能源。 

虽然它们不同,但却互补。但生物经济和循环经济两个概念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基于更高的能源利用率和更低的温室气体排放。两种“经济体”都旨在减少对化石能源的需求,副产品的价值。

根据芬宝业务发展部高级副总裁 Kaija Pehu-Lehtonen 的说法,关于这个术语还有一个细节可以添加,以进一步完善整体理解,特别是从芬宝的运营角度来看。“我认为,生物经济的概念十分清楚,因为含有“生物”这个词,而这个词起源于一些可再生的事物。在森林工业中,我们现在使用循环生物经济这个术语。是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的许多过程和行动都是循环的,并且整个林业都是以循环为基础的。比如,当你收获一棵树时,就会种下四棵新的幼苗,这是自然界循环经济的可再生部分。”

Metsä Fibre's sustainable practices contibute to bioeconomy and circular economy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当我们特别关注生物制品厂的运作及其在生物经济中的经济作用时,这些循环过程和行动就完全实现了。

Poikolainen 说:“生物制品厂是生物经济中商业经济生态系统的一个典型例子。生物制品设施的核心是一家高效的纸浆厂,而在生产各种生物制品的工厂周围,商业网络也在不断扩大。这些企业从纸浆生产的副产品中生产出更细化的生物产品,这些生物产品从整体上增加了工厂实体的竞争力,并增加了不断扩大的木基生物制品市场的供应。”

根据 Poikolainen 的说法,自 艾内科斯基开业以来,它在循环生产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

“最近,工厂开始生产气体和硫酸产品。工厂还生产例如妥尔油和松节油等生物能源和传统生物化学产品。此外,我们的合作伙伴,Eco Energy SF,对来自污水处理厂的污泥进行精炼,将其转化为生物燃料颗粒,并在未来将其转化为沼气。”

Äänekoski bioproduct mill with advanced production method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y

生物化学产品的生产(例如上文所提述的妥尔油和松节油)表明“生物经济”可以通过形成新的化学流程、加工路线、功能以及产品性能等方面,来增加并加强整体的“循环经济”。但是,要让所有这些变量行之有效,运营的核心是实施封闭循环过程。

Poikolainen 解释说,“生物制品厂的处理中心是一个封闭的循环,在这个循环中,水和化学品可回收利用并在这个过程中被重新使用。例如,在生产典型生物制品妥尔油时,难闻的气体将提炼成工厂所需要的硫酸。而且,正是由于硫酸工厂的出现,水系统中亚硫酸盐的排放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从而减少了在铁路和公路上运输化学品的需求。

Pehu-Lehtonen 补充说:“首先,我们考虑的是具有可持续来源的原料,然后,如果我们考虑的是我们的工厂及生产,那么它将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循环。化学循环是封闭的,水循环也是封闭的,所以在我们的生产中一直都存在内部循环。我们非常高效地使用能量、水、化学材料。你可以使用再造或回收这样的术语来称呼它,你也可以称它称为封闭循环,你可以用各种名词称呼它。这是一件值得强调的事,因为在循环经济这个术语发明之前,我们已经在森林工业的工艺过程中多年践行这一理念了。

Äänekoski bioproduct mill with advanced production method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y

从数字化到纺织纤维的未来

然后是日益强大的计算能力、应用程序和不断改进的软件;强大的数字工具能够为改良循环生产提供更大的驱动力,如更多的资源和更高的加工效率。

“从数字化的角度来看,”Poikolainen 认为,“生物制品厂是这个领域的先驱。在工厂里,机器间的联系比之前更加紧密。新的平板电脑和应用程序已投入使用,除监控室,也可直接在现场通过维护程序进行访问。并且该应用程序可发出故障通知,也可以勾选维护任务。生产过程也可以通过现场用应用程序进行监督。” 

在推进循环生产方面,芬宝充分利用技术的进步和研发团队的工作成果,其前瞻性的发展道路目前既雄心勃勃又令人振奋。 

Digitalisation at pulp mill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y

Poikolainen 说:“在未来,生产新的生物产品的可能性很大。芬宝研究了若干新产品和分阶段执行的开发过程。网络和合作伙伴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潜在的新生物制品包括木质素制品和纸浆纤维的进一步开发。芬林集团的创新公司 Metsa Spring 连同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共同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该合资公司将投资约 4,000 万欧元建立一家生产纺织纤维的工业示范车间。” 

示范工厂将紧邻芬林集团在 艾内科斯基的生物制品厂并且将于 2019 年底开始生产。示范车间使用的纺织纤维概念被称为溶解,它使用的是一种全新的纸浆溶解化合物。其原料为芬林集团的湿纸浆。这种新方法比现有的纺织纤维生产方法更环保。 

为了重复强调(或再次传达)引言中使用的词语,很明显,芬宝未来的目标是继续提高循环生产的效率并将纸浆木材用于最有价值和可持续的目的。

Äänekoski bioproduct mill is a great example of utilisation of production side streams, contributing to circular economy

相关文章

最有人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