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header

​芬林芬宝正利用由木浆制成的生物制品扩大其现有产品范围。适合此举的最佳生产模式是创建一个工业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在这一生态系统中开发及生产新产品。迄今为止,芬林芬宝在纺织纤维和生物复合材料的产品开发方面取得了最为长足的进展。

3/2020

​目前,新的生物制品正由实验室开发阶段步入工业化生产阶段。 

在位于劳马(Rauma)的试验工厂,Aqvacomp 公司正利用木浆和塑料来生产生物复合材料,这种生物复合材料可用于制造许多不同的产品。该公司所采用的技术已获得专利,该技术不会破坏木浆纤维的结构。举例而言,该生物复合材料可替代家具中的玻璃纤维增强塑料,也可将其应用于家电和汽车行业。

MI Demo是由芬林集团旗下的创新公司芬林之春和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成立的合资公司。MI Demo公司已启动运营其位于艾内科斯基(Äänekoski)生物制品厂附近的试验工厂,该工厂利用木浆生产纺织纤维。此外,芬林之春还对Woodio公司进行了股权投资,Woodio公司致力于开发和生产完全防水的木质复合材料。

生物复合材料和纺织纤维堪称新型生物制品的绝佳示范——它们的原材料是由可再生木材制成的针叶浆。此外,上述两种材料都是所谓的“易用材料”,在工业生产过程中可维持原状代替石油基材料。

随着新木浆基生物制品的出现,芬林芬宝的产品范围不断扩大
新的木浆基生物制品是芬林芬宝公司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生物制品将扩大公司现有产品范围并使之更多样化。

“木浆将继续保持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在生产木浆的同时,我们将打造其他日趋主导地位的产品。 例如,在纺织纤维的生产过程中,木浆正在被进一步加工。我们生产的木浆也正进入一个新的价值链,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尝试。 此举将会创造全新收益。”芬林芬宝的开发经理Katariina Kemppainen说道。

“毫无疑问,对于更加环保的产品,市场需求是与日俱增的。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目前的市场机会独一无二。 因为用我们的针叶浆制成的纺织纤维不但可以直接生产出纱线,而且可以替代棉纤维和由石油制成的纤维。 ” 

对木浆进一步加工不但符合经济效益,有时甚至是必须践行的举措,对于木浆厂而言更是如此。正是出于这一考量,芬林芬宝设计了新型生物制品厂的概念。 

生物制品厂可以回收木材的全部有用部分,并利用它们在生产木浆的同时制造其他生物制品。在传统木浆厂,木浆销售额约占整体净销售额的90%,而其他产品的销售额占10%。在生物制品厂,对应的比例是80/20。不适宜加工的那一小部分材料,可在生产过程中作为生物能源使用。

芬林芬宝旗下首家生物制品厂位于艾内科斯基(Äänekoski),于2017年开始投入运营。公司计划在凯米(Kemi)建设第二家生物制品厂。

在新生物制品领域成为巨头

芬林芬宝是世界上最大的针叶商品浆生产商。因此,公司自然希望在新的生物制品领域也大展宏图。 

“我们不准备着眼于小规模市场。当我们开发新生物制品时,我们寻求的是年产量足够大的市场。 在启动长期开发工作之前,对于能给销售带来巨大影响的大规模产能,我们必须做到心里有数。"

芬林芬宝并没打算独自行动。公司正着力打造“工业生态系统”,生态系统中的各公司可密切合作。此外,我们也高效利用生产中的副产品。一家工厂的最终产品,可以成为另一家工厂的原材料。

“我们无需独自生产所有最终产品。芬林之春和其他合作伙伴也会发挥各自专长,进一步加工木浆。”Kemppainen总结道。

传统的生物制品也很重要

木浆和生物制品厂通常会生产诸如松节油和妥尔油这样的生物化学制品,作为木浆的副产品。当人们谈及生物制品时,往往将其忘在脑后。 

“我们不该低估松节油和妥尔油的价值。它们本身就是很好的产品,也是化学工业中有用的原材料。”

将木纤维粘合在一起的木质素,是另一种令人关注的副产品。将来我们也许会为木质素找到更多可应用之处。

“我们仍在寻找能更好的利用木质素的方法。目前,我们正在将其开发成为一款成熟的增塑剂。”

生物制品厂也依照循环经济的原则生产中间产品,其中一些产品来源于生物质。 
“例如,在艾内科斯基(Äänekoski)工厂, 化石燃料已被替换为可再生燃料。通过燃烧树皮派生的木煤气产生能量。树皮是我们整个生产流程中必不可少的生物产品,我们将其留存于内部循环,而没有销售给客户。当然,我们也可将木煤气外售,因为经纯化后木煤气可以作为其他产品的原材料。” 

生物制品中还包含生物能源产品,如实木基燃料和生物质产生的电能。艾内科斯基(Äänekoski)生物制品厂的生产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电能,我们将这些电能销售给了国家电网。

合作伙伴中还包含金融家和设备供应商

Kemppainen表示,芬林芬宝将继续研究基于木材原料的生物制品,这一点是确信无疑的。很多情况下,产品开发、创造市场和将产品引入市场这些工作,都需要时间和投资。

在开发工作中,合作伙伴也会发挥重要作用。 

“森林行业本身无法独自识别全世界的需求。当我们处于新的价值链中时,我们必须与潜在客户合作,他们可以向我们展示市场概况,并参与到开发过程中。价值链是一步一步共同构建的。”

这样的工作需要什么样的合作伙伴呢?

“通过芬林之春,我们与很多初创企业建立了良好联系。金融家和设备供应商也是重要的合作伙伴。生产新产品总会需要新设备。”

需要回答的问题也很多:采用的技术有效吗?是否可扩展?新生产线如何整合至木浆生产中?
“我们越接近木浆生产的核心流程,就越要谨慎。我们不能拿流程的功能性或产品质量来冒险。”Kemppainen说道。

这项工作虽然要求很高,但也蕴藏着巨大机会。举个例子,纺织行业目前的碳足迹过大,这并不合理,必须对其进行削减。在减少碳足迹这方面,MI Demo的木浆基纺织纤维是最有前景的解决方案之一。根据初步的生命周期评估,木浆基纺织纤维的环境影响与其他木基纤维相比处于同等级别或更小, 且显著小于棉织物的环境影响。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