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KLA TAMMELIN是非常出众的化学家,她预测纤维素是一种新型塑料

Tekla Tammelin研究教授致力于研究纤维素的用途。除了在其他方面的应用外,纤维素还可以用于净化饮用水和空气、替代塑料,它甚至可用于生产抗癌药物。 


Tekla Tammelin(技术类理学博士)是生物材料工程和设计领域的研究教授,因此每个人都想知道她对于纤维素发展潜能的看法。纤维素是否可以解决塑料微粒的问题或替代石油基纺织物?它是否可被用于生产手机零部件? 


Tammelin是一位成功的表面化学家,她的突破性研究引起了来自全球的关注。她是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VTT)和阿尔托大学共同创立的FinnCERES旗舰能力中心的VTT首席研究员。在诸多研究领域中,该能力中心尤其注重研究木质纤维素和基于纳米纤维素材料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宏大的项目,有80位科学家和若干家公司参与,芬林芬宝就是其中之一。 


纤维素是一种多维材料。它是植物的主干成分,其功能也十分广泛。纤维素还具有良好的适应性。这种材料的所有特性中最为有趣的一点是反应敏捷,特别是在与水互相作用时。如果水不能流动,植物就会死亡。在材料科学中应用此概念进行研究,对于科研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纤维素是一种生物材料,可以像塑料一样发挥作用

米纤维素是当下最有趣的研究课题之一,Tammelin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已有十年之久。 


纳米纤维素为对抗气候变化提供了众多的可能性。它可以用于净化空气和水。由纳米纤维素所制成的薄膜可以防止洗衣机中的塑料微粒流至下水道。它们还可以促进回收饮用水中的金、银、铜和重金属。


我的团队前成员 Minna Hakalahti在撰写博士论文期间,计算出每平方米的纳米纤维素薄膜所回收的金,可以打造出一枚小的金戒指。


Tammelin很高兴看到芬兰已经有很多关于对全新的、更加环保的生物制品部门进行投资的讨论。 

此外,木材不是制作木浆的唯一原料。生物质的余料和诸如谷物之类的一年生作物也可以用于制作木浆。 


纤维素是一种新型塑料,人们已经认识到它替代旧材料和开启新应用的潜力。 


下一步,是在光电子、镜片和光线折射领域中应用纤维素分子和结构。例如,它们可以用来检验纸钞和药品包装的真伪。 


森林产品技术中的表面化学并不仅仅是数字游戏

Tammelin还是个孩子时,父母就鼓励她学习自然科学知识。她的父亲是一位生物学家和教师,她的母亲则是一位幼儿园老师。


我可能有点好强,我也的确有雄心壮志,不过,我还从未通过拼命争取、流血、流泪、流汗来推进我的事业。


Tammelin最初在埃斯波-万塔理工学院学习过程化学,随后在赫尔辛基工业大学的Per Stenius教授所领导的团队中担任研究助理。 


我加入了研究森林产品技术的表面和胶体化学团队。我很快便沉浸于其中,因为这个团队是由Stenius教授所领导的,他是一位杰出的表面化学家。


在完成工程学位之后,她很快就获得了在学校担任研究工程师的工作机会。现在,她依旧在沿着同样的职业道路前行。


作为一位女性,她是否遭遇过偏见? 


尽管我在一个以男性为主的环境里工作,我还没想过职场天花板的问题。不过,现在情况也已有所改变,在我们的团队中,现在是男性和女性的人数各占一半。当我工作做得不错时,我就会受到鼓励,事业也会向前发展。 


一项最近的研究表明,在自然科学领域内工作的女性数量仍旧十分少。Tammelin建议学校和科研机构通力合作来解决这一问题。 


我们应该去学校和幼儿园做做宣传。例如,伦敦就十分重视对于科学教育的投入,我在伦敦的同行举办了很多公共活动。对于孩子们和年轻人而言,了解自己有哪些选择非常重要。数学并不仅仅是数字运算。


文字:Tiina Tuppuraine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