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将以生物制品为基础

​为了解决诸如资源稀缺和海洋有害塑料废弃物等公认的全球挑战,欧盟委员会采取了一项塑料战略,旨在加速向循环经济的过渡,同时通过更新其生物经济战略来促进可再生原料和生物制品的使用。欧盟是否能否通过芬宝等公司的创新寻找到一个更为持续的解决方案并带领世界走向持久变革?

12/2018 文: LISA KETTMAN-KERVINEN, 图: SEPPO SAMULI AND METSÄ GROUP

​改变的急迫性

除海洋以外,塑料微粒正在空气、水和食物中积聚。而塑料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仍属未知。
解决塑料废物已成为欧盟的首要议题——欧盟正在采取多项举措来加速向循环经济的过渡并促进生物经济的发展。

这意味着包括可持续发展和循环经济的领跑者——芬宝在内的所有欧洲公司都面临着生物创新、竞争力和创造就业机会的新机遇。

The future will be made of bio-based products

根据欧盟委员会研究与创新总局生物经济战略部副主任及高级专家 Jyrki Suominen所说:“塑料是委员会当下的一个重要议题。2018 年 5 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首个针对塑料的欧盟境内的策略,该策略旨在防止塑料污染、保护环境,并促进经济增长与创新。对于欧洲的未来,这将使巨大的挑战变为积极的议程。

2018 年 5 月,欧盟委员会提出了新的欧盟境内的规则,该规则专门针对欧洲海滩和海洋中最常见的十种一次性塑料产品。委员会建议禁止使用塑料等一次性塑料产品塑料餐具、盘子和吸管等,它们都具有替代品且价格实惠。来自可持续管理源头的可再生原料所制成的可循环产品是替代化石燃料制品的好选择。

基于生物的循环经济实践

芬林集团可持续发展部副总裁Päivi Makkonen评论道:“目前,全球塑料消费量正在增加。因此,必须将重心转向来自可持续资源的可再生材料所制成的可循环产品。只有通过这种方式,生物循环经济方能成为现实,塑料等化石燃料材料制品的使用方能减少。”

Makkonen 负责带领 芬林集团的可持续发展,该集团的所有业务均基于高效循环和明智长久的资源利用。她说:“我们扎根于北欧森林,这里生长的木材比消耗的要多。可再生原材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成为全球市场的重要资产。我们清楚木材来源,而且我们使用的木材中,超过 90% 都经过认证。木材是一种用途广泛的材料,可以在很多方面取代塑料和其他化石原料的使用——而木材的创新潜力巨大。”


作为 芬林集团的子公司,芬宝随着近年来的投资,对可持续发展和循环经济产生了促进作用。位于芬兰艾内科斯基的新的生物制品厂是工业生态系统下的旗舰产物,因为它的理念是与合作伙伴一起使用 100% 的生产副产品。该工厂于 2018 年 8 月达到既定产能,目前,该工厂在产业生态系统内有 15 个合作伙伴。
随着全新的、即将来到的创新举措,这个数字很可能会增加

除了纸浆和生物化学品外,芬宝在艾内科斯基的生物制品厂还生产各类生物产品。该工厂所产生的电力是其自身工艺所需电力的 2.4 倍。由于不使用化石燃料,其化石燃料排放量为零。芬宝是大规模实施产业共生的理想例证。

Makkonen 继续说道:“我们渴望通过不懈努力共创美好未来、继续与客户和供应商合作、利用可再生资源、提供可持续的产品供客户选择、践行可持续的森林管理和认证、进一步提高我们在保护气候和环境方面的成效,并普遍提高人类福祉。”

“可持续发展的范围一直在扩大,”她说,“因此,我们认真倾听利益相关者的意见,将新的议题和需求列入我们的议程上。受益于主动沟通,芬宝通过其合作伙伴提供塑料替代品,例如食品包装、室内设计和个人护理,这里仅列举几个例子。

除了取代塑料的使用外,还取代了如棉油基纺织品等。芬林集团旗下的创新型公司 Metsä Spring Ltd. 和日本伊藤忠商社已经建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该企业将投资约 4,000 万欧元来建设运营一家试验工厂工厂,用于展示一种将造纸用纸浆转化为纺织纤维的新技术。据估计,这项新技术比当前应用的纺织纤维生产技术更加环保。

喜爱变化的欧洲人

关于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民意咨询显示,98.5% 的受访者认为必须采取行动解决海洋塑料废弃物的问题。超过 70% 的制造商和 80% 的品牌和回收商认为类似行动很必要,而且很急迫。尽管如此,报废塑料的整体再利用和再循环率依然非常低,特别是与玻璃、纸张和金属等材料相比。在欧盟,只有不到 30% 的回收塑料废物会被再利用。

Jyrki Suominen 强调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取得新进展,也包括开发塑料产品的替代品。”

智库应对改变

布鲁塞尔最大的智库之一——欧洲政策中心的高级政策分析师 Annika Hedberg 领导了欧洲可持续繁荣计划。他们的使命是努力建设一个更为清洁、智能的欧洲。

她表示:“关于禁止使用塑料的倡议在欧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人们已经觉醒,并希望有所改变。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长期有效实施变革的强烈愿景和方法。”

她接着说,在推动循环经济方面,现今公众施加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我们正在看到,越来越多人对直线型的‘一次性’经济转向对循环经济产生兴趣,而循环经济的建立基础是更智能地利用现有资源,并更加重视再利用、再循环和再生。我们的目标对相关可能性、挑战和所需的措施培养意识。”

在她看来,芬兰可以从生物经济的角度为循环经济的探讨做出重要贡献。在欧洲,生物经济与循环经济之间的联系并不总是完全被理解。

创新带来解决方案

Hedberg,Makkonen 和 Suominen 一致认为,创新是推动这一重大变革取得成功的因素。创新是实现可持续循环经济转型的关键。而创新需要广泛的参与和行动。

现在,欧洲各地都在进行创新。“但是,”Suominen 说,“只有当创新产生真正的改进时,才会变成真正的规则改变者。而这需要跨越不同部门的战略和系统变革,从而将各种创新转化为市场创造和新的就业机会。最大限度地发挥欧盟研究和创新的影响力对这一方面至关重要。”

Hedberg继续说道,“如果欧盟在控制塑料生产和缩减一次性塑料废物的倡议上取得了成功的话,这将对全球产生影响。在布鲁塞尔,我们希望欧洲能够超越欧盟,将挑战转化为新机遇,以便为所有人创造新产品、就业、更智能的商业和更环保的未来。”

相关文章

最有人气的